云南烘干机价格研究社

移民故事:澳洲的平凡生活(五)

楼主: 时间:2020-04-09 21:52:37

谈谈英语学习。我以前在中国时,虽然在老公的极力打击下,仍然自我感觉良好。直到有一天,我在家吹牛,5岁的女儿突然问:“妈妈,你英语这么好,我问你两个词吧。”


“小菜一碟,放马过来!”


“妈妈,鼻孔怎么说?”


“鼻孔,鼻孔……你不想知道鼻子怎么说?!” “鼻孔太生僻了,老外都不说,再换一个!”


“那好吧。那滑板车呢?”


“滑板车……”


总之,这是一次严重打击。从此以后,我在家里谦虚很多。


来澳洲以后,有一男护士同事,纯老外。据说中学第二语言学的是中文。后来又自学了日文。每到新年,交班室的小黑板上,就有他用清秀的中日文写的新年快乐,花好月圆什么的。基本上没我这个中国人什么事。有时他还用意大利语和病人聊聊天,真是羡慕嫉妒恨。现在他娶了个上海老婆,估计中文更好了,现在见面我都不理他。


后来我们去看房子,接待我们的是个亚洲人,至今不知国籍。因为对着我们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我们就想原来来自大陆。然后又对后来的人说粤语,我们想原来来自广东或香港。后来他又说越南语,英语……标准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再后来去马来西亚玩,开车的司机在普通话,粤语,英语和马来语中随便切换,象四个母语一样……


我的性格在初期,属于越挫越勇型。小样,不信赢不了你!可如果打击越来越大,无法超越,LZ就一溃千里,挖个沙坑把自己埋起来。所以近五年来,LZ英语没啥进步,就在医学英语和简单生活用语里混了。


天想把时光再拉回到10年前,谈谈难忘的第三次打工经历。话说第二次打工失败后,我经常浏览Seek网站,相当于中国的前程无忧。那时澳洲大力发展社区护理。对社区护士和护工的需求很大,但一般都要求你自己开车。LZ试着投了一下,走了一个过场的面试,就拿到了工作。19刀一小时,交养老金,汽油或路费有补贴。我并没有车,可见当时有多缺人。这个工作我就干了两天,挣了不到200刀,却非常难忘。第一天,我接了个sleep over 的活。就是你傍晚到那,帮客户比如测测血糖,从盒子里给他拿药,提醒他吃。然后他睡觉,你也在隔壁的卧室睡觉。夜里2,3点你再给他测个血糖,提醒他吃点东西。早晨六点多再重复一下,你就下班啦。一晚上100多刀,很轻松。白天也不需要补觉。


这个客户在富人区,家里有很大的院子。白天雇的是护士,晚上是护工。一天付给中介的钱大约有600刀。她和她老公都得了癌症,都属于最后的阶段,所以钱不钱的大概也无所谓了吧。我敲门的时候心里非常忐忑。我怕自己听不懂澳洲口音,又没有象上课时那样一大堆人可以混水摸鱼。女主人出来开门后,我自我介绍:“ 你好,Susan,我是来自哪哪的,来做今晚的夜班。” 谁知她很粗鲁地打断我:“ 叫我Sue。” 跟着她往里走,望着她颤颤巍巍,有些神经质的背影,心里更紧张了。路过旁边的一个小起居室,她让我进去,并说不叫我就不要往里走。自己就去厨房烧晚饭了。我在那小房间无聊地呆了近两个小时。直到她老公回来吃完晚饭后,才让我进去,拿药什么的。Sue 吃完饭后就回了自己的卧室。然后就一声声象女高音式地尖叫,非常恐怖,象蝴蝶梦里描述的。只有他老公进去安慰她,她才会停一会。她老公看我有些害怕,就指着桌上的照片说Sue其实很迷人的。我看了看照片,果然,大概40多岁的时候,好像在一个大型学术会议上拍的,神采飞扬,非常有魅力。


她老公Frank 是个高大,很严肃的男人。他让我帮他从冰箱那一罐可乐。可我怎么也听不懂“can”,澳洲对元音的发音很夸张。他又想试我一下,让我帮忙取一下烘干机的滤网。我更听不懂了。后来他就不搭理我,开始和人打电话。我紧张得快哭了,生怕他打给中介公司投诉。大概9点多,他吃了些止疼片,开始和我聊天。大概聊了1个多小时。我心情也放松了些,因为至少他没打算把我退回去。最后他和我说我很有意思,英语其实不错,下次要自信些。又说我夜里不用起来测血糖,他睡得晚,他会做的。半夜,我起来上洗手间,看他仍没睡,一个人在客厅喃喃自语,仔细一听,是我的名字。颇为惊悚。看见我瞪着他,他忙解释,因为自己得病以后,短期记忆很差。他想记住我,所以要经常念叨。


我睡得不踏实,迷迷糊糊到了早晨六点多。走到客厅,Frank 象一夜没睡一样仍坐在那。还好他还记得我,给了我5刀让我到小区的咖啡馆去买份报纸。然后我就下班了。临走时Frank还特地领我到Sue那和她告别。Sue用枯瘦的手拉着我,说她希望我再来。说实话,我有些害怕,只觉得自己大概不会再来了。


从Sue 家出来,我坐了1个多小时火车到了一个退休村,去见下一个客户。这是个非常可爱的老太太。她付给中介100刀包两个小时就是雇人帮她洗澡。实际上她很自理,我基本上就是帮助她进出浴缸,递个浴巾什么的。一小时不到就好了。


后来,学校已进入了期终考试阶段。Sue 和 Frank 通过中介几次想让我再去他们家,我都回绝了。


想来他们俩现在都已不在人世。还记得离开他们家时,Frank 递给我一个写有电邮地址的纸条,说是他的。并说这个域名只有他一个ID信箱,所以是保密的,不能外传。希望我以后经常和他联系。我并不懂他说的,那纸条也早已不见。但他对生命尊严的最后坚守我非常敬佩。



继续我的病假。这里对这种病假有一个专门的说法叫“mental health day ”。就是身体上没问题,但精神上有。也就是不管任何原因,你对上班有排斥。为了能满血复活,更有效率地工作,你需要彻底离开工作休整一,两天。


前面有人问我为什么好像不喜欢上班。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以前在中国的时候,很享受一年飞几十万公里,拉着拉杆箱在机场里走的感觉。可现在觉得这些职场打拼没什么意思,除了为了薪水之外。现在对那些名牌包,名牌鞋,豪车,别人的目光没什么感觉。最想念的是小时候,我躲在自己的卧室嗑瓜子,看小说,给童话世界什么的投投稿。想念斜穿过百叶窗,照在身上温暖而不炙热的午后阳光。


前面一个老外同事和我说,他父母在参加完他的大学入学典礼后,就双双辞职,去看诗和远方了。是入学典礼,而不是毕业典礼!


说到这儿,想多聊两句这儿的教育。毕竟孩子是阻止咱们出去看看的一大因素。改天在专门聊聊另一大因素“父母”。


这儿的托儿所很发达。从孩子满月就可以送直到3,4岁进幼儿园。大部分从早6点到晚6点,包奶粉包尿不湿。家庭收入越高付的越多,很低的分文不付。家里也可以选择全职爸爸或妈妈。更多的是选择一方一周工作两,三天,其它时间照顾家里。孩子5岁入学,每天3点左右放学。早晨你可以七点把孩子送到学校,包早餐,8点半左右开始上课。下午放学后孩子可以呆到6点,有下午茶。你要付点钱,政府补贴一部分。这点大概不如美国,好像是费用全免的。


这儿的父母也会给孩子报兴趣班。老外一般都报运动相关的,而东亚的很多报学习相关的。很多老外给孩子选很贵的私校,大多不是因为这些学校考得好,而是因为其它各种原因,比如宗教,比如某项运动,比如同一阶层。富人学校攀比之风也很严重。刚有个孩子网购摇头丸,买多了,就半卖半送给同学。结果被警察以贩卖毒品给抓了。


到了上大学,公民可以申请无息贷款付所有学费。等工作以后再还。大概是年收入超5万刀,每年还2500,不到就不还。如果有人说我一辈子年收入都到不了呢,那你就不用还了。这儿的大多数孩子不想他们的父母付学费,包括我女儿。因为用他们自己的钱,他们可以转专业,转学校,退学或读的更高,不用忍受父母的唠叨和干涉。而父母也可以省下钱来规划自己以后的空巢生活。




接儿子放学。那一排水管是给学生喝水的,老土吧?!


往常我都是开车来接儿子。可今天儿子说老师要他们锻炼身体,必须走回家。其实我知道他是想路过一些店时时要吃要喝!




和大家分享一下咱土澳人回国干的两件土事,大家笑一笑十年少啊!


第一件是我们的一个主任医生去北京开会,他是印度裔,很德高望重的一个医生。北京会议结束后,他还要去天津。他的旅程都是澳洲的旅游公司安排的。结果给他安排转两次飞机,6个多小时才到天津。他查了一下地图,觉得还不如打的去。后来有接待人员告诉他乘高铁。他才很震惊地发现高铁7分钟一班,20多分钟到天津。回来后他一直说如果印度的基础建设能向中国学习,就不会象现在这样乱糟糟。上次七月份回国,我特地把飞机,高铁和普通列车都坐了一遍。高铁真心好,就是高铁餐有些贵。飞机晚点厉害,普通列车和十几年前一样。哎,什么时候悉尼和墨尔本之间修一条高铁就好了。


第二件是我有个朋友的老公被公司派回中国驻两年。夫妻俩在中国要寄东西,先在百度上查了半天的邮局,又打算到小区的门卫那去问。下楼后正好碰到有人送快递,就随口问了声,那个快递就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他们,说自己就可以送,这年头没人找邮局。两人还怕碰到骗子,问了半天才相信。后来快递问他们是哪来的,估计不相信这两个30岁左右的人怎么这么土得掉渣。听到这里,我连忙问:“你们没说是澳洲来的吧?” 丢人呀! 他们俩红着脸说:“ 没,我们说是外国回来的。” 好吧,至少不仅仅丢澳洲的脸,也许别人以为是美国。


你看,澳洲就这么老土。我和一个年轻的老外同事聊微信,支付宝,手机支付。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要,太不安全了,will freak me out。很多澳洲人对推进城市化很反对。


很多中国人回国,也有很多留下来。有很多澳洲人前往美国日本追求梦想,也有很多美国英国人来到澳洲。哪儿都不完美,只要适合你就是最好的。



隆重推出我的财迷儿子。


儿子在澳洲出生,是女儿逼着我在宠物和baby 中选择的结果。出生的时候经历了一些小惊险,也许哪天可以专门说一下,但不是今天的重点。


儿子天生财迷。一岁多点时,姥姥姥爷或爷爷奶奶给他红包。他的经典动作就是一把抢过红包,开心得眼睛眉毛挤在一起,嘴大大地咧开,流着点口水。一边挥着红包摇摇晃晃向我走来,一边得意地念叨“money, money…… ”。到了3岁多更夸张,因为我和女儿经常用空红包骗他。他拿到红包后幸福程度不变,但会把里面的钱拿出来一张一张数出声来。让我几次在亲戚面前很是难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老公说儿子有很强的恋母情结。因为他问谁要红包的借口都是要给妈妈买亮晶晶的东西。有一次我们在路过珠宝首饰柜台的时候,这小子冷不丁把他爸推倒在柜台上,还大叫了一声:“ 给妈妈买亮晶晶的东西!” 把柜台里的服务员乐得要命。


虽然老公说儿子一直对他有敌意,可事实是儿子进来越来越依恋他。因为爸爸可以陪他打游戏,踢球等疯玩。所以现在的趋势就是我的前世情人和今世情人在一起玩得开心,把我这个中间人抛到一边啦!


儿子最近和我分享他最新的赚钱方法。他说从他看YouTube 的经验来看,流行的录像可以赚很多钱。还把因此产生的富豪排名给我看,最多的可以赚几十万美元。他诱惑我说可以给我买很多亮晶晶的东西,当然顺便再买些玩具和游戏。我想好嘛,颇有做网红的潜质。几天后,他告诉我经过深思熟虑的拍发财录像的构思,就是偷拍朋友的孩子换尿不湿。我一听很恼火,什么乱七八糟的。于是和他说,侵犯别人隐私会被警察抓到笼子里,才打消他的念头。这两天又和他的好朋友叽叽咕咕,我得小心点,以防这小子又冒什么坏水。


女儿和财迷嘴脸的儿子比起来,简直是视金钱为粪土的诚信君子。女儿小学时常替我们去托儿所接两岁的儿子。儿子那时候就知道敲诈姐姐给他买吃买喝。女儿从小给我们刷碗洗车挣零花钱。初中时我决定额外给她一点。我说:“ 从这个月起每个月给你50刀零花钱。” 这丫头还看着我说:“ 妈妈你忘啦,你前面说的是40刀。” 得,好吧,每个月40刀。即使这40刀她也没拿太久。因为她开始打工,我就把零花钱砍掉啦。不仅如此,几乎每次她打工,都被命令给我带杯奶茶零食什么的。她从不提让我付钱,我也装忘啦。弟弟也间或敲诈她。再加上还要给自己买画笔,画纸什么的。虽然打工不少,却是我们家最穷的。


又要把时光拉回到十年前,说说我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打工。估计很多人对我这穿越式,形散神不散的写法有些头疼。快好了啊,再忍耐一下。话说澳洲暑假,中国的冬天我回国逍遥了两个月。顺便帮忙把老公的陪读签证申请完成。我和老公从结婚基本没分开过,在澳洲的上学期四个月是偷来的个人独处时光,也挺好,反而使我们本来麻木的心重新鲜活起来。对了,忘了说,我以前在国内的频发早搏问题也因呆在澳洲几个月不治而愈。开学时我一个人先返澳洲,老公把国内的小房子卖掉后就到墨尔本与我汇合。我们又开始了一段偷来的二人世界。


很多人说出国以后分手的太多。说说我的看法。我周围的朋友们也有很多经历分分合合。但大多是本来在国内就有各式各样的问题,或本来感情基础就薄弱,而出国成为导火索。而感情本来比较好的,比如一个朋友的老公在国内混得逍遥,实在不想过来,两年多飞来飞去。直到有一天,朋友老公和一帮朋友K歌。在那么喧嚣的环境,他突然觉得很寂寞,很想念老婆孩子。于是毅然辞职出国。在澳洲截然不同的生活,虽然有时也鸡飞狗跳。听说前不久,他在自家后院烧落叶干树枝。邻居趴在围墙上对他叫:“ 你再不把火灭掉,我就报警啦!”


我最后一次打工的地方是在正式的养老院。还是19块一小时。我每天干3小时,傍晚最忙的时候。加上周末班的补贴,已够我和老公的日常生活。一切好像回到了谈恋爱的时候。没有女儿这个老公前世的情人,本小主是绝对的后宫专宠。



我从天主教大学毕业后,很幸运地在自己实习的地方留了下来。当时医院承认你在中国的工作经验,虽然LZ在中国没当过几年护士。但他们从你在中国注册护士算,所以我直接从最高级别护士做起。严格说这对本地毕业生很不公平,她们大概需要毕业10年才能爬到我的级别。当然现在护士过剩,条件越来越严苛,可能早都不这样算了。


拿到offer, 回国休假了一个月,看看女儿,就开始上班了。这儿的护理体制和中国有很大不同。但我想不是干这一行的,可能不感兴趣,就不多谈了。这儿打针技术的确很差。象LZ这样离开临床多年的人,居然很快就获得了“Vein whisperer”的称号。中文可以翻译为“ 静脉耳语者”。我另外一个医院的中国朋友被称为“Cannula queen”, 中文应为“打针皇后”吧。私下以为我的更浪漫,更文艺!我再多说一句关于护理。其实这边护士比中国护士能做的多得多,她们在医院的地位远远高于中国医院里的。她们打针技术差,很大一部分因为这几乎排在所有技能的后端。而中国护士对打针,无菌和铺床等技术的追求几乎到了钻牛角尖的地步。


突然想谈谈回国的感觉。


自从移民以后,基本每年回去一次,看望父母,亲朋好友。也想让孩子们练练中文,感受中国文化,不想让他们和我们代沟太深。当然享受家乡美食,淘宝上淘淘东西也是一大乐趣。


但实话说近几年回国的感觉却有极大的变化。首先有目共睹,中国科技发展很快,变富变强了。不管是因为房地产,人民币超印或万众创业,我们那些一线城市的朋友变得很富。老公的朋友们大概至少年薪百万。而我当年公司的战友们也大概年薪5,60万的样子。出国游或开会比当年我们国内游还要便利频繁。对我们这些移民,大多也从当年隐隐的艳羡变得很不以为然。


第二个感受是爱国主义教育比10年前我在国内时要抓的紧得多。核心价值观随处可见,比如在幼儿园里,甚至在痴呆老人的养老院里。我小姑子是会计,体制内。居然每个月有任务要发多少个5毛贴。感觉很多人真得很受教,对于我们,以前叫人家爱国华侨,现在叫崇洋媚外!


有时我驿动的心发作,也会和老公说要不回国呆两年。老公就会说我出国太久,只记得美好的,把那些不喜欢的忘光了。


而去年回国去参加那个大型的同学聚会却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提醒。


聚会很成功,全国各地,甚至国外的很多也都赶了回来。从周五傍晚开始至周日傍晚,在一个大概四星或五星酒店里。我和老公傍晚赶到入席。大家都很兴奋,男生们狂喝不已。结果半个多小时,我老公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他酒量不错的,大概他的胃因为喝惯澳洲红酒,不太适应中国白酒了。夜里住在宾馆里,老公醉到一直在阳台上转悠找厕所,也算是奇观。


周六上午阳光灿烂,大家都算正常。下午无聊,一伙人开始斗地主。老公久不锻炼,短短时间一千多块输光,幸亏身上没有多余的钱。看着其他人老手的样子,大概没少玩。


晚上他们要去K歌,我就回宾馆休息了。结果中间一个人太兴奋,不知如何表达他重见上下铺兄弟的快乐。直接把同宿舍几个人拉到夜总会,每人给包了个小姐。还是老公悄悄给我通风报信,让我发母老虎的雌威,一通电话把他拉走。其他人就不得而知了。


周日又是正常活动加胡吃海喝。


好嘛,短短两日的聚会吃喝嫖赌占全了。


这还不能算偶发。记得我前面提过那个被公司派回中国两年的朋友老公。他是做建材贸易的,更多的诱惑。才回国两个月,就打电话给还在澳洲收拾行装的朋友说:“你再不过来,老公我就顶不住了。”


所以我大概是回不去了。乡下住久了,再也不能适应灯红酒绿,喧嚣繁华。


内容来源为天涯,楼主:aprilhoper2017


滴答好物推荐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滴答推荐好物!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