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烘干机价格研究社

【M市】木村

楼主:大概有点薇辣吧 时间:2022-07-29 12:17:05

搬来M市的第一天,本村便置身于这栋破旧的洋房前面。说是破旧其实也还好,外面残留着历史的痕迹,但是幸而建筑本身的结构和用料上佳,据说当年捷克人建造的时候,用的都是最好的窑厂里运来的青砖,即便经历几十年的风雨,依然静静的屹立在这闹市之中,透着股中欧人的实用的浪漫主义。然而上楼之后,木村苦笑了一下,果然说不老是言之过早,里面的木头一踩就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一直攀爬到四楼,木头潮湿的味道也愈发浓厚,大概许久没有人住过了,木村打开阁楼的小门,便看见狭小客厅后紧跟着狭小的浴室间,一扇破旧的木头窗户因为木头常年热胀冷缩已经开始嗖嗖的漏风了。客厅中间的木板现在发出轻微的吱吱声响好像同刚才楼梯的吱吱呀呀一唱一和唱着一场戏,一些陈年的木头家具也发出老旧的味道,并且黏腻,木村不愉快的收回拂过桌子的手。算了只是小住一个月,估计夏天没到他就会搬到其他地方去了。

 

木村又环顾了一下房间,欣慰了不少,虽说是阁楼却意外的宽敞,虽说房间的一侧有着斜坡,但总体高度足够的。斜坡下方是靠着墙打造的两个柜子,现在被两条黄色胶布上上下下贴住,房东是个相当的老人家,木村进来前他也反复说过房子破旧的很,所以价位也够便宜的,但是里面破家具什么如果木村要换就必须自己掏钱买新的补回去,还有靠墙的柜子最好别开了,门早就脱栓了,现在完全是靠胶布黏住的。木村本来就是一个无所谓的单身男性,衣服也就春夏秋冬那么几件,更没有女孩子家那么多零零碎碎的小东西,唯一的东西就是那些制鞋的道具,各种鞋楦,皮具,以及各式针线,胶水,还有一个小型烘干机,这些本来都是摊外面木村一直要用的东西。是的,木村想成为一个好的制鞋师,这也是他为什么会来的M市,听说全国最好的制鞋师就是在这里,一个叫罗马王的家伙。据说年轻时候是个有钱人家的少爷,建国没多久就出国读书了,本来想让他学成回来继承家业,却不知他竟然被异国的恋人迷得神魂颠倒,为了给爱人做出最美的鞋从而将制鞋变成了一生的职业。他回国没多久便在制鞋师的圈子里引起了轰动,好多刚入行的制鞋师想要来找他拜师学艺。木村听到消息后更是二话没说,收拾收拾,没两个礼拜就出发了,但他不后悔因为无论是谁见过罗马王的鞋子都会为之倾倒的。

 

木村搓了搓手,这四月天既不太冷也不太热,唯一让木村担忧的就是太过潮湿,这后面烘皮具的难度又提高了。他将烘干机靠着贴着胶带的木门摆好,心里还有几个版样他要再调整一下,他想尽快定下来到底做哪一款,但是这还是要和罗马王碰过面才知道,也许哪一款都不行。他皱了皱眉,刚才的胶布不小心蹭到一点,居然占了些黑黄色的灰尘在手上,胶布也蹭开了一些,倒也没太大妨碍,没精力去管这胶布的事了,还是样板设计要紧。木村拍了拍手上的灰,便开始埋头设计,在木村专心设计的时候,时间总是走的很快,反反复复好几次却没有什么特别满意的样式,决定先洗个澡放松一下。


木村放下笔用力的向后伸了一个懒腰,瞥了眼墙角的烘干机,虽说木村很享受设计样板的时间,但是他最享受的还是制鞋子的过程,好像蚕一样一点点将所有丝完美的绕在一起,最后形成一个完美而舒适的空间。木村希望他的鞋子也能如此,完美的与穿鞋人的脚相结合,让足部无拘无束的运动着。木村突然觉得右手有些刺痛,不知道是不是做样板太久的缘故,他抬头又看见了黄色的胶布,这老房子里唯一的一点活力,如同他做鞋的决心一样明亮。木村像是被这胶布鼓舞了,愉快的吹了一个口哨,他决定先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明天再继续他的制鞋伟业。


木村大概不知道,第二天早上醒来的他再也不会被M市的人谁看见了,黑黄色的病毒就在深夜侵入了他的全身,一点点吞噬了他的心肺,但他还是会成为M市最优秀的鞋匠,毕生做一双最完美的鞋子。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