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烘干机价格研究社

半夜发了条朋友圈,出差的丈夫看到后连夜赶回!

楼主:掌读小说网 时间:2020-11-22 16:46:19

◆  ◆  


  “小姐,您现在不能进去!”


  林萧月不顾拦在自己身前的秘书,一脚踹开了总裁办公室的大门,刚进门就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


  林萧月一愣,竟是女人的高跟鞋,顺着地面看过去,竟然四处散落着女人的衣服,长丝袜,蕾丝边边……


  这是……


  林萧月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反应,朝着办公桌后面的那两个人望去。


  一个几乎全果的女人被安俊旭压在身下,双腿缠着他的腰身,两手紧紧地搂着安俊旭的脖子,满脸潮红。


  被打扰的安俊旭扫了一眼正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林萧月,挑了挑眉梢,冷冽的语气里夹杂着一丝讥诮,“怎么,想加入我们?”


  林萧月被安俊旭的话说的脸颊一红,很快反应了过来,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这个混蛋,早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第一次跟妹妹相亲就调戏自己,肯定是个风流胚子。


  “安俊旭,你简直不是人!妮妮为了你都自杀了!你竟然还在这里……”


  后面的话,林萧月真心说不出口,这个不要脸的臭男人,她都站在这里了,他居然半点反应都没有?


  林萧月咬牙切齿,真恨不得直接冲上去,朝着他的小弟弟给两脚,叫他风流,直接断了他的子孙根。


  “她自杀和我有什么关系!”安俊旭的脸上瞬间积蓄起了怒气,冷冽的声音让人听的心骨透凉。


  把视线锁定在林萧月的身上,他的眼中一片冰冷。


  这个女人真是好样的,敢这么和自己说话,这回,她死定了。


  上次放过她,不代表会一直放过她!


  本就精致的五官,此刻又多了强势和冷漠的特殊气质,这个男人就算是愤怒的时候,也是极其迷人的,像是一朵美丽的罂粟花,沾染上的人,都会情不自禁的沉沦。


  “安俊旭,你真是太过分了,怎么能说出这种畜生都不如的话!”


  林萧月愤怒至极,如果她可以的话,她真想冲过去直接打得他满地找牙。


  别看安俊旭长的仪表堂堂,正人君子的样子,可内里其实就是一个人渣,不对,是连人渣都不如。


  “你不想活了!竟然敢跟安少这么说话!”安俊旭身下的女人讥诮的瞪着林萧月,似乎是在控诉林萧月破坏了她的好事。


  “滚!”


  安俊旭低低的咆哮了一声,吓得身下的女人一个激灵。


  “听到没有,安少让你滚!”


  女人恶狠狠的瞪着林萧月,一脸的得意。


  “是你!”


  安俊旭冷酷的眼神扫过女人,女人一个激灵,吓了一大跳,她没有片刻的迟疑,瞪了林萧月一眼后,便立刻走出了房间,在这里,安少是说一不二的。


  “过来。”


  安俊旭冰冷的眼神落在林萧月的身上,该死的女人,竟然说自己畜生都不如,看我怎么慢慢的折磨你。


  林萧月明显的看到,安俊旭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残忍的笑容,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这个男人现在的表情太恐怖了,但是……不要怕,为了林妮妮,镇定,一定要镇定。


  不能退缩,挺胸抬头,直视,不对,是怒视着这个禽兽。


  “刚刚不是挺有勇气的吗,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


  怕个鬼,怕你我就不是林萧月!


  林萧月定了定神,缓慢的朝着安俊旭走了过去,虽然自我安慰说不怕,可是,她觉得自己每走一步,都是朝着地狱更近了一步,最终,林萧月在离安俊旭两米的地方站定。


  “安俊旭,你要还是个男人,就去给妮妮一个交代。”


  林萧月心里明白,即使她再厌恶这个男人,可现在林妮妮需要他。


  安俊旭瞟了林萧月一眼,冷冽的眸子射出震慑心魄的冷光,倏尔,他的眼中带了轻佻的笑意,“你比她有趣多了。”


  林萧月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自己已经被安俊旭拉到了怀里,“安……”,话还没说出来,就被安俊旭霸道的堵住了嘴巴。


  安俊旭的唇齿间,有着淡淡的雪茄的味道,那是属于成熟男人的气息,一不小心,就会让人沉沦。


  “呜呜……”


  林萧月用力的捶打着安俊旭的胸膛,可她的反抗对安俊旭来说,简直是微不足道,相反的,换来的却是更加灼热,更加强势的攻城略地,安俊旭,几乎吻遍了她唇内的所有肌肤。


  “呜!”


  林萧月感觉自己嘴唇一痛,这个家伙竟然在狠狠的咬着自己,简直就是变态。


  “做我的女人!”


  安俊旭在林萧月的耳边呵着气,语气强势而霸道。


  身为安氏的总裁,他安俊旭什么时候缺过女人,只要他愿意,有的是女人主动的投怀送抱,可对于林萧月这样宁死不屈的,他倒是多了几分兴致,从第一次她陪林妮妮相亲,他就已经开始注意她了。


  耳垂一痛,林萧月忽然惊醒了过来。


  “做梦!”


  林萧月的全身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害怕,竟然在轻轻的颤抖,离开这里,是她现在唯一的念头。


  “呵呵……”


  安俊旭嘴角倏尔带上了残忍的笑容,似是在控诉他的不满,眼中亦是冷酷一片,拉扯林萧月衣服的动作也显得强势而霸道。


  “安俊旭,你放开我!”


  林萧月拼命的推拒着,脸因为窘迫而涨的通红,胸脯也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


  可林萧月倔强的挣扎,看在安俊旭的眼里,更加勾起了他征服的欲望,这个女人,他要定了。


  “如果你愿意做我的女人,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你刚刚的提议。”


  安俊旭的语气倏尔变的轻柔了起来,可那轻柔的语气中却蕴含着不容拒绝的气势。


  “不可能,安俊旭,你死了这条心吧!”


  林萧月想都不想的拒绝了,这个男人真是自恋到了极点,还以为谁都会爱上他不成,真是让人倒胃口的自大狂。


  安俊旭怒极反笑,邪魅的勾起林萧月的下巴,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她嫣红的唇上来回的摩挲着,他的眼神既柔情又冷酷,似乎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体。


  “别回答的那么快,我给你时间考虑。”


  对于这个女人,他要慢慢的折磨,一下子吃了就不好玩了,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的骨气到底有多硬。


  林萧月飞也似的逃出了安俊旭的办公室,脸色因为刚刚安俊旭的挑逗而涨红,太危险了,最好这辈子都别再碰上这个恶魔了。


◆  ◆  


  回到了医院,心里想着要怎么安慰妮妮,毕竟妮妮这次是动了真心了。


  “妮妮,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林萧月的脸上尽量保持着平和的笑容,她不能让妹妹知道自己去找过安俊旭。


  “姐,你有没有见到俊旭,他怎么说,他什么时候来医院看我?他是不是知道我自杀,他后悔了?”


  林萧月看着妹妹满心满眼的期待,再看看她因为失血过多而惨白的脸色,真的不忍心再打击她,安俊旭真的就是罂粟,真的会让人戒不掉。


  “他可能太忙了吧。”林萧月说完顿了顿,“妮妮,或许安俊旭他根本就不适合你。”


  “姐,你们可能不了解他,虽然他外面看上去挺冷酷的,其实,他是很渴望温暖的。”


  林妮妮苍白的脸色终于在提到安俊旭的时候,多了一丝血色,她是真的很爱他,她愿意为了安俊旭做一切,甚至死。


  这个丫头,算是彻底中了安俊旭的毒了,明明就是一个纯粹的恶魔,竟然被当成宝。


  “妮妮,记住,你不只是为你自己而活,你还有爸妈,还有姐姐,以后不可以在这样了。”


  林萧月知道,想要让安俊旭回头,那根本就不可能,她只能安慰林妮妮,希望她自己能看开。


  林妮妮在医院一连住了十几天,身子也养的差不多了,林萧月正帮林妮妮收拾着行李,突然接到了派出所的电话。


  “请问是林萧月小姐吗?”


  “我是。”


  “我们这里是东城派出所,刚刚武烈路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现在怀疑死者可能是您的父母……”


  后面的话,林萧月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只感觉脑海里一片空白,耳朵里嗡嗡作响,甚至连呼吸都觉得艰难,整个人完全僵在了原地。


  “姐,你怎么了?”


  林妮妮的出现,使林萧月恍然回过了神,“快走,爸妈出事了!”


  林萧月只来得及说这两句话,人就已经奔出了医院,后面的林妮妮心里一惊,也快步的跟上了林萧月。


  东城派出所,林萧月和林妮妮被领到了太平间。


  林萧月颤抖着双手掀开了床上的那块白布,白布下方是两具已经僵硬的尸体,那熟悉的容颜让林萧月忍不住全身颤抖起来。


  “爸爸……妈妈?怎么……怎么会这样?”


  林萧月趴在父母的身上,失声痛哭了起来,她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已经崩溃了,这件事情来的太突然了,她一时根本就无法接受。


  后面的林妮妮看到这一幕,人立刻晕死了过去,甚至连哭都没来得及。


  林萧月手疾眼快的扶住了林妮妮,她怎么差点忘了,她还有一个妹妹要照顾,这个时候哭也没有用了……


  林萧月抹掉了脸上的泪水,从这一刻起,她要做坚强的林萧月,做没有眼泪的林萧月,为了父母,为了妹妹,她发誓,不管多难,她都要笑着走下去。


  林萧月把林妮妮扶到了派出所的接待室,刚直起身,就看到一群人涌进了屋子里,很多都是她爸爸生意场上的好友。


  林萧月以为他们是来看父母,关心他们姐妹的,可是,她万万没想到,这些人,竟然是来追债的。


  “林萧月,你爸爸生前欠我们公司五百万还没有还,现在他死了,这些债必须由你来还!”


  “还有欠我们公司的三百万!”


  “我们公司也有三百万!”


  林萧月看着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心虽然是凉透了,可她的情绪反而镇定了下来。


  “各位,等我处理完我父母的事情,就会回公司查清楚所有的账目,到时候,一定分文不少地还给大家。”


  “公司?林萧月,你在开玩笑吗,你们家公司今天早上刚刚被查封了,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林萧月心头一震,公司被查封了,怎么会这样,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不过,林萧月还是很快镇定了下来。


  “各位,我父母才刚去世,我希望看在你们往日交情的份上,请给我几天时间,等我处理完我父母的丧事,一定给大家一个交代!”


  “好,那我们就缓你几天,到时候还不上钱,可别怪我们不讲情分!”


  林萧月松了一口气,终于把这些人送走了,到底要怎么办,一千多万的巨债不说,甚至给父母办丧事的钱都拿不出,公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好端端的会被查封,难道和父母出车祸有关?


  “姐,爸妈真的不在了吗?”林妮妮泪眼婆娑的看着林萧月。


  “醒了?妮妮别怕,你还有姐姐在!”


  林萧月轻轻的抱住了自己的妹妹,现在她还不能倒下去,绝对不能,林妮妮还需要她来照顾,林萧月只能这样反复的提醒自己。


  林萧月拉着林妮妮的手,走在马路上,她们刚刚回了家,可是发现家里竟然也被查封了。


  所以她们现在是真正的无家可归了。


  似乎就连天气也是要和她们作对一样,本来好端端的晴天,可突然下起了暴雨。


  林萧月脱下自己的外套护着林妮妮,两人在雨中小跑着,没一会儿就都成了落汤鸡。


  突然,一辆跑车停在了林萧月的面前,跑车飞溅的泥渍全都打到了林萧月的衣服上。


  “上车!”


  安俊旭摇下车窗,霸道十足的眸子扫过两人,沉冷,幽寂,不带一丝的情绪。


  “俊旭!”


  林妮妮看到安俊旭的瞬间,眼中又开始绽放起了希望,欣喜地喊道。


  “姐,快上车吧!”


  林妮妮像一只欢快的小鸟,拉着林萧月上了跑车,如果不是林妮妮在场,林萧月绝对会头也不回的走了,这个禽兽,她不想跟他有任何的交集。


  车子一直开到了城东的一处大型别墅门前停下。


  林萧月抬眼,环顾了一周,看着这里的装潢和设计,奢华,典雅,高贵,张扬且大气,倒确实很符合安俊旭霸道的性格。


  “先把你们自己洗干净!”


  安俊旭只是轻瞟了两人一眼,发号施令道,那种高高在上,犹如帝王一般的姿态,着实的令林萧月心里很是不爽,她恨不得立刻就离开。

 

◆  ◆  


  旁边的林妮妮听完安俊旭的话,立即道,“姐,我们赶快去吧!把俊旭的屋子弄脏了就不好了,俊旭他有洁癖的!”


  他有洁癖吗,哼,我看他比谁都肮脏,任何一个女人他都能上,他会是有洁癖的人,笑话!


  林萧月被林妮妮一直拉着上了二楼,林妮妮对这里的布局很熟悉,一看就是这里的常客。


  很快,姐妹两人洗了一个简单的澡,林萧月把两人的衣服都洗了,扔进了烘干机里,现在,她们身上,就只是简单的穿了一个浴袍。


  “姐,我要去找俊旭,你要是累了,就在这休息一会儿!”


  林妮妮说着,就这样欢快的跑开了,林萧月甚至都来不及阻止。


  不一会儿,林妮妮就悻悻的走了回来,一脸的失望,林萧月见了,不禁皱起了眉头,那个恶魔,是不是又做了什么事情。


  “怎么了?”


  林萧月的语气里是难掩的担忧。


  “姐,俊旭他似乎有些厌烦我了,他让我回来好好睡觉。”


  林妮妮低着头,像一个没有吃到糖的小女孩儿一样,一脸的不开心。


  “那我们就好好睡觉!女孩子就应该早点休息!”


  林萧月把林妮妮拉到床上,帮她盖好了被子睡觉,或许是因为太累了,林妮妮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可是,林萧月却是久久不能入睡。


  林萧月想着妹妹刚刚的表情,她觉得有必要找安俊旭好好的谈谈,至少,不要让安俊旭再去伤害林妮妮,于是,穿了拖鞋,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林萧月刚一出门,就看到安俊旭坐在一楼的客厅,面对着自己的方向,正端着一杯红酒,轻晃着里面的液体,动作显得慵懒,优雅,像一只高贵的豹子一样。


  “终于舍得出来了?”


  安俊旭像是早就预料到了林萧月会找他似得,语气是自信十足的笃定。


  “过来。”十足的命令语气。


  安俊旭起身,朝着一楼左侧的一间房间走去,林萧月皱了皱眉,站在原地没有上前。


  “还是想让我过去抱你?抑或叫林妮妮一起过来讨论?”


  这个男人,就是料定自己担心林妮妮受伤,才死死地吃定了自己,真是可恶,林萧月看着安俊旭的眼睛里是满满的怒火。


  林萧月跟着安俊旭进了房间,和他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愤怒的目光在接触到他清冷的眸的时候,竟然毫无预警的全被熄灭,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冷了。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林萧月用一种探寻的目光注视着安俊旭。


  他、到底又想玩什么花样。


  安俊旭清冷的眸子弥漫开轻佻的笑容,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目的么?我上次不是告诉过你了?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安俊旭重复着那天办公室里的话,他对这个女人,志在必得。


  好笑,他以为自己是谁,以这种高高在上的口气来说,做我的女人,真是自以为是到了不要脸的地步。


  “安俊旭,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是绝对不会看上你这种变态的自恋狂的!”


  林萧月恼怒的吼完,刚想转身摔门而去,却发现自己要警告安俊旭的话还没有说,于是,她硬生生的收住了脚步,转身,傲视,“你最好别再伤害妮妮,离我们远点!”


  这个女人简直是无法无天,不过,她越是倔强,我就越是要折磨她,狠狠的折磨。


  “林萧月,我劝你还是自己做出选择,不要等到无路可走的时候,再回头求我,到时候,我可就没这么痛快了。”


  安俊旭靠坐在沙发上,眯着危险的眸子,全身散发着一种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


  林萧月怒急,看着安俊旭的眸子里可以喷出火,不就是有几个臭钱,他有什么了不起,竟然要自己求他,可笑。


  安俊旭看着林萧月眼里的怒气,不动声色的起身,突然,伸手就将她抓了过来,一个转身,把林萧月按倒在了一边的沙发上,每次看到这样的她,他都很想把她压在身下,狠狠的折磨。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眼神儿很惹火。”


  林萧月还没反映过来,红唇就已经被人封住。


  热烈的吻以强硬的姿态,侵略着她唇内的每一片肌肤,吻的她几乎窒息,林萧月还处在呆愣之中,就已经被安俊旭占尽了便宜。


  烘干机里的衣服还没有干透,林萧月只穿了一件浴袍,虽然裹得严实,可安俊旭稍一用力,浴袍就已经脱落了下来。


  林萧月只觉得全身一阵战栗,身体更是从未感受过的热度,仿佛安俊旭的手上带着火,他碰触过的肌肤,像是火烧一般的灼热,就连嗓子,也觉得干哑难耐。


  安俊旭又回忆起第一次见面,这个女人是如何的拒绝自己,如何让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难堪。


  想到这里,安俊旭不禁又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忽然,林萧月腰间一痛,是安俊旭在用力的揉捏着。


  “你放开我,混蛋!”


  自己竟然以这样一种耻辱的姿态,被安俊旭压在身、下,而且,不着寸缕。


  如梦初醒的林萧月,缩着身子,逃避着安俊旭惹火的大手,双手抵在安俊旭的身前推拒着。


  安俊旭凝视着林萧月的眼神儿开始渐冷,混蛋吗,哼,很好,那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混蛋。


  安俊旭猛然一个用力,把林萧月的双手压在了头顶,俯下身子,吻上了她的红唇,热烈霸道。


  林萧月一个战栗,全身是从未有过的感觉,她惊惧的瞳孔不断扩大,一时竟然失去了理智。


  “闭眼。”


  安俊旭命令。


  闭个屁眼,林萧月被安俊旭的声音拉回了现实,开始不安而害怕的扭动着身子,企图摆脱安俊旭的束缚。


  “你是在故意勾引我?”


  安俊旭带着暧昧的声音在林萧月的耳边响起,脸上全是轻佻的神色。


  勾引?真是好笑,这个男人绝对是个自恋狂。


  “放手!”


  林萧月怒视着安俊旭。


  “呵呵……”


  安俊旭轻笑几声,不但没有放手,反而俯身,吻上了她胸前的柔、软……


未完待续……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

由于篇幅限制,只能连载到这里,赶快猛戳左下角阅读原文继续观看后面的内容吧!如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呦~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