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烘干机价格研究社

金链

楼主:俄亥俄的树 时间:2020-11-25 09:01:32

“去年你去大姨家带去的一千块买的衣服你穿着真难看。”

这是她第三次或者第四次说出这句话。刚从大姨家回来的那一段时间,当她第一次说出这句话时,我可能没有发脾气,我坚信第二次或者第三次我发了很大脾气。

“你是真傻还是装傻?说了又说。我第一次穿黑色裙子,办公室里每个人都说好看,主管第一眼见到我就说我裙子好看。第二条蓝白条纹裙子也被男同事说很适合我的气质。为什么要你觉得好看才叫好看?控制欲不要那么强。”


可我还是选择最晚的那一趟车回紫金。忍着酸意故作撒娇的对他们说再见,说几句“我再也不回来啦!”往往能听到“啊!不要!要回来。”这样的幸福答案。我在玄关往入户花园探了上半身与他们对话,嘴角、眼里都微笑着,就这样恬静的看着他们在做手工。这半个身体回归到正常形态,我就得踏出门槛,搭上陌生人的蓝牌车,离开他们。

四点十五分上的车,我是第一个上车的人,得到了我想要的副驾驶,不用在后排跟陌生人挤来挤去。在我后面上车的三个人用了四十五分钟去把他们接齐,五点钟才从河源出发。四十五分钟,本来我可以在家里多待四十五分钟。去年的三月份是回南天,空气湿度基本维持在百分之九十以上,在我的怂恿下,妈妈买了一部美的的滚筒烘干机,在回南天洗衣服、穿衣服的幸福指数飙升了不少。司机没有把车窗关上,慢慢觉得脸上发热,阳光像暖宝宝那样贴在脸上,只暖着这一个区域……


十六年没有在这里生活,这是我的直系亲属,即使我不亲,也不能不熟。伤他们的心,没必要。热乎乎地呼唤“爷爷奶奶。”脸上的喜悦丝毫不代表我内心的波澜,不能让他们从我脸上看出“不习惯”的一丁点线索。从进门的那一刻我都很热切,收拾房子,跟他们谈话,我是那么的与其它子孙不同,我热情,体贴、有活力,像阳光一样。就像阿信有阳光过敏症一样,不是喜欢阳光,就可以无条件地拥触阳光。

“爷爷,你要是跟对面幼儿园的园长认识,就帮我问问她幼儿园还需要人不?如果需要,也是很好的一个选择。”当下爷爷是答应了,看到了园长就帮我问问。后来他担心了。“欣,你还是跟你爸爸商量着来比较好。”

          我知道,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些都是儿子的支出。


爸爸拿钥匙进来我起居的房间,用钥匙打开我刚擦好的桌子的抽屉,拿出一个我小时候在家里随处可见的零钱包。贝壳包的款式,包边是金色,已经裂口破皮,装饰图案是一朵玫瑰,暗淡的足以看不见它。爸爸拉开拉链,拿出一条金链子,告诉我这是我出生的时候姑姑买给我的。十五岁或者十六岁的时候,妈妈就告诉我,我有一条金链在爸爸家。妈妈告诉我她曾嘲笑爸爸:“你不要把我女儿的金链子拿去娶老婆了。”爸爸出去房间后,我掂了掂,不轻呀,也不知道猜得准不准,五十克封顶,查了一下金子的价格,要是我猜得没错,这金子是万元左右。要是把金子换成钱,我出去找工作应聘心里踏实很多。妈妈的意思是不要想着把它换成钱,这是你出生的时候姑姑买给你的,这是你的。


本该陪伴我十六年的项链现在终于到我手里了,那么有意义的一件东西,是不该换成钱。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