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烘干机价格研究社

地方征地补偿创新隐忧:中央政策到基层都变样?

楼主:廉江商情 时间:2020-01-07 01:01:11

西南欢乐城

地方官员们“上传下不达”,农民处于信息不对称的弱势地位,也是村民们抱怨的主要情况。

正在修建的商登高速(S60)从老家门口穿过,由钢筋与水泥构筑的现代化工程,深嵌地面将近20米。2月初,笔者回老家过年之际,亲眼目睹这一浩大的工程,颇为惊讶。

修路自然涉及到占地,占地一定面临着补偿。这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撩拨了尚不富裕的老家村民的心弦。对于村集体来说,如何兼顾公平和效率,合理分配这一笔补偿款,并且做到村集体成员可持续的享有保障,却挑战着基层的智慧。跟老家的长辈以及基层村委会干部交流之后,对他们希望借助修路这一东风,以撬动农村土地承包关系,畅想平整“四荒地”规划现代农业观光园的改革创新做法,尤为惊讶。

只是,基层暗流涌动的改革创新,却遭遇着现实环境束手束脚的尴尬。

征地补偿款分配的三种主张

在农村,承包地作为集体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地现行规定是,承包期以内保证承包土地稳定,“生不增死不减,嫁入不增嫁出不减”。

笔者老家在新密,是一个河南中部的县级市,隶属省会郑州。素称“乌金之乡”,煤炭等矿藏资源丰富。但与之搭配的是,不利于耕作的丘陵地形、干旱缺水的地理环境。笔者老家所在的农村尤其如此,“四荒地”(荒山、荒沟、荒丘、荒滩)较多。于是,本世纪初,响应国家推出的退耕还林政策的号召,将村里面的荒沟种上泡桐、速生杨树。

从20世纪90年代后期至今,第二轮承包期已经过半,本就人多地少的新密市农村,人地矛盾问题更加突出。

这样,农民不但可以享受国家每年每亩210元的退耕还林补偿款外,还相应的减轻了劳动强度,劳动力从土地上解放出来。不过,受制于干旱、地力贫瘠的地理环境,多年来,退耕还林的树木仍然不能很好地生长,有些甚至已经开始大面积死亡。

另一方面,村集体成员总数在不断增加,集体土地总量在过去没有大的变化。这两年因为修高速公路才出现的征占耕地,集体土地的总量减少了一部分,而旨在发包/承包土地解决人地关系的第二轮承包期(30年)距今才过去一半时间,人地矛盾逐渐突出。

更为重要的是,征地补偿款这块蛋糕该如何来切成为难题。听村委会的干部讲,有三种模式。由于“四荒地”较多,有主张统一村民小组成员意见,砍伐荒地上的树木,然后利用补偿款平整土地,将土地集中连片反租倒包,最后开发成现代农业观光园。还有一种主张,将补偿款按照工业占地的标准(800/亩/年)补偿给耕地农户,直到第二轮承包期结束,以后再看情况发放。最后一种主张则非常简单,按照“谁的耕地被占、补偿就给谁”的原则,一次性发放补偿款。

这三种主张,在村民们看来各有长短。第一种,虽然兼顾了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长远利益,但是需要统一村民小组成员的意见,如果有不同意的声音,需要村干部做思想工作,而且未来农业观光园产品能否适销对路、满足市场需求也面临考验;第二、三种,只补偿被征地的农户,固然被征地农户乐意,其它人只能落个眼红,但也别无它法。虽然有短期、长期的区别,但是容易埋下隐患,因为第二轮承包期结束后,那些已经获得补偿的被征地农户,还参与新一轮的发包/承包土地吗?即使不再重新调整分配土地,没有土地的他们还能算是集体成员吗?问题也许暂时不会凸显,但随后就会出现一系列引起身份尴尬的难题。

村民委员会居中协调,让高速公路沿线占地的村小组拿出各自方案,但最后怎么办,目前还是停留在以尊重小组成员意见为准,至今未统计。

说好的砍伐证为啥迟迟不来?

老家所在的村民小组选择了第一条道路。

村里一位老人讲,这是因为村民小组的成员人心齐。在2015年秋收之后,村民小组负责人已经动员大家签署志愿加入合作社的承诺书。承诺书上显示,农户志愿“以带地入股的方式加入合作社”,保证在10月1日前“将自家所分配承包土地上的一切农作物及树木全部清理干净到位,绝不影响其它社员及合作社的土地平整等一切前期工作。”

知情的小组村民认为,这样做的结果,很明显可以增加土地,因为多达50-60亩的荒沟荒坡可以被改造成良田。

原因在于,等拿到省政府批复的砍伐证后,将退耕还林以后树木生产缓慢,效益很差的生态林砍伐,然后填平荒沟,改造“四荒地”,打破原先农户之间的承包地界线,使得土地能够集中连片,整个村民小组的土地是会大面积增加的。不但可以抵消因修路征地而减少的面积,还可以照顾新增成员重新发包土地,然后折合股份。再配合农田水利设施进行灌溉,就可以将荒地改造成良田。

在村民小组的设想下,未来将承包到户的土地通过租赁形式集中到集体(称为反租),进行统一规划和布局,然后将土地的使用权通过市场的方式承包给农业经营大户或者从事农业经营公司(称为倒包),最后发展成现代农业观光园和生态养殖基地。

之所以这样做,也在于抓住商登高速途经的机遇。跟新密同为郑州市郊县的登封,因为少林寺而吸引了众多旅游观光的游客。在北有郑登快速路,南有商登高速(规划中临近就设有下站口)两条旅游线路的便捷交通优势下,现代农业观光园及发展生态养殖业是有很大市场需求的。

当然,站在全市的视角,这也是新密大力发展高效农业和休闲观光农业的一个缩影。根据官方报道,新密按照“一园一品、一园一色”的发展思路,突出“生态、休闲、养生”的主题,借鉴工业发展理念,充分把示范园建设和山地丘陵自然生态、羲黄文化等资源优势相结合,大力发展以休闲观光农业为主导的生态观光农业,在西部山区打造自然风光美食园,在南部山区打造岐黄文化园,在中东部打造农耕文化体验园,在北部打造生态园林观赏园。近两年来,新密共规划设计现代都市生态农业示范园24个,总规划面积5.6万亩,计划总投资30亿元。

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众多村民抱怨说,原本应该去年10月份就批复下来的低效林改造的砍伐证,至今却迟迟还没有下发到村委会,这打乱了村小组的计划,无法按照原有的规划平整改造荒沟,直接导致生态观光园需要栽培的干果、鲜果树,也会因此错失春季这一最佳的栽培时间窗口期。更为重要的是,整个村小组的农民已经为此撂荒了一季冬小麦,蒙受了一季的损失。

新世纪以来,中央连续十三年下发中央一号文件关注“三农”问题。在老家所在的农村,村民们都积极评价中央政策的“给力”,但是他们也大多认为,“中央的政策到基层都变了样子。”不少人称,地方职能部门的不作为是导致这次砍伐证下发迟缓的重要原因。除此以外,地方官员们“上传下不达”,农民处于信息不对称的弱势地位,也是村民们抱怨的主要情况。比如,对于这次的“四荒地”改造,本来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子孙后代都会受益的好事,他们希望争取财政补贴,却无从求助,因为地方官员的态度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即便是中央有这一方面的惠农政策,也不会主动给农民去介绍。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